当前位置: 首页 > 审判研究 > 案例研究
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精神损害抚慰金法律适用的思考
作者:曾艳 黄何  发布时间:2011-11-15 11:40:11 打印 字号: | |

近来,承办了几起道路交通人身损害赔偿案件,在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适用上产生了一些疑惑。问题的引出是在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案件审判实务中,赔偿权利人提出残疾赔偿金或死亡赔偿金的同时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时,部份案件的判决书中同时引用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第十八、第十七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精神损害赔偿解释》)第十条的规定,由此产生了对精神损害赔偿金的适用上的思考。学术界的观点又与审判实践不完全相符,笔者认为,产生问题的主要原因在于对《人身损害赔解释》第十七条的理解不到位和对第十八条在适用上的认识偏差。据此,对该问题作出探讨。

 

2001年3月10日施行的《精神损害赔偿解释》明确了精神损害赔偿责任适用的范围、权利和义务主体、承担责任的方式等。第九条规定,精神损害抚慰金包括以下方式:(一)致人残疾的,为残疾赔偿金;(二)致人死亡的,为死亡赔偿金;(三)其他损害情形的精神抚慰金。第十条规定,精神损害的赔偿数额根据以下因素确定:(一)侵权人的过错程度,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二)侵害的手段、场合、行为方式等具体情节;(三)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四)侵权人的获利情况;(五)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六)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法律、行政法规对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等有明确规定的,适用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2004年5月1日起施行的《人身损害赔偿解释》明确了赔偿义务人和赔偿权利人以及人身损害的赔偿项目和各项目的计算依据等。第十七条规定,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从法律条文上看,“残疾赔偿金或死亡赔偿金”属于“精神损害抚慰金”,人民法院已判决赔偿义务人支付“残疾赔偿金或死亡赔偿金”,又判决赔偿义务人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判决支持了重复计算的诉讼请求,并产生“死亡赔偿金就是死亡补偿费”的误解。

 

学术界有“死亡赔偿金”与“死亡补偿费”相同的观点,有二者并非为同一概念的观点,我个人认为二者不是一个概念。争议在于二者属于财产上的损失还是精神损失呢?学术界有争论,两种观点均有,也有主张二者具有财产和精神上的双重性。著名教授江平在《民法学》人身损害赔偿章节中解释,对人身的损害,是指因以自然人人身权的侵害而导致其财产上的损失。根据对公民人身侵害的程度,可分为一般伤害、人身伤残和死亡三种。应赔偿的损失有医疗费、误工费、生活补助费、丧葬费、死者生前被抚养人的生活费等,这些都属于财产上的损失,其特点是以实际开支、工资标准或实际收入、基本生活费标准为计算依据。根据《精神损害赔偿解释》第八条第二款规定,侵权致人精神损害,人民法院除判令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外,可以根据受害人一方的请求判令其赔偿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该解释第十条还规定了计算数额的依据。由此,可理解为精神损害即为赔偿权利人因侵权而导致的精神上的损失,如名誉受损可主张恢复名誉,并可主张一定数额的精神损害抚慰金。观法条,从《精神损害赔偿解释》第九条规定看,“死亡赔偿金”被界定为“精神损害抚慰金”,属精神损失,而在《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第二十九条规定,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其以人均纯收入标准为计算依据。第三十一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一条以及本解释第二条的规定,确定第十九条至第二十九条各项财产损失的实际赔偿金额。事实上又界定“死亡赔偿金”为财产上的损失。问题是,根据《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第十八条规定,受害人或者死者近亲属遭受精神损害,赔偿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适用《精神损害赔偿解释》予以确定。那么,在赔偿权利人单就精神损害赔偿金提起诉讼时适用该解释,“死亡赔偿金”又归为“精神损失”。两个解释相互矛盾吗?个人理解,最高人民法院认可“死亡赔偿金”既是财产上的损失,又是精神损失,具有双重性。同理,残疾赔偿金也具有双重性。反之,从《精神损害赔偿解释》第八条第二款规定的精神损害承担民事责任的方式上讲,其中既体现出精神上的抚慰,如恢复名誉、消除影响,又体现出物质上的赔偿,如精神损害抚慰金,因此,精神损害(精神损失)也具有财产上的损失和精神损失的双重性。

 

《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中出现了“死亡补偿费”一词,第二十九条又使用“死亡赔偿金”一词,应如何理解两个解释中涉及的“死亡补偿费”、“死亡赔偿金”和“精神损害抚慰金”及三者的关系呢?个人理解,“死亡补偿费”即对死者近亲属给予补偿的费用;“死亡赔偿金”即对死者近亲属给予的物质赔偿;“精神抚慰金”即为抚慰受害人或死者近亲属的精神痛苦而给予的物质赔偿。该解释在第十七条至第三十条对赔偿项目和分项计算依据作出了详细的规定,如果我们将该部份规定视为一部“法律”,那第十七条和第十八条的地位相当于一部法律的“总则”。周旺生教授把“法的总则”定义为:对全法具有统领性的,主要规定或表现立法目的、根据、法的原则、有关法定制度或基本法定制度、法的效力、法的适用等内容的,在法的整体中与分则、附则等相对应的法的条文和法的规范的总称。人身损害既然包括了财产上的损失和精神上的损失,《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的第十七条罗列的内容正是财产和精神损失的统领性规定,也体现了“立法”目的。笔者认为,这里的“总则”和“分则”的逻辑关系是:1、《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第十七条和第十八条规定了赔偿义务人应当赔偿的全部损失项目,与第十九条至第三十条的“分则”是对应关系。相对于第十七条,第十八条是对“精神损害抚慰金”如何适用的特别规定;2、第十七条第一款是“总则”中对人身损害赔偿项目的原则性规定,即一般规定。二、三款是对致残或死亡情形下赔偿项目的特别规定;3、第十七条规定的赔偿项目已经隐含了精神损害抚慰金。体现在一般规定中未使用“死亡补偿费”,在第三款的特别规定中使用“死亡补偿费”未使用“死亡赔偿金”,“死亡赔偿金”未在总则中出现而在“分则”的第二十九条作出规定,说明二者本身不是同一概念且不是该解释的用词不严谨,恰说明“死亡补偿费”由“死亡赔偿金”和“精神损害抚慰金”组成;4、第十八条的本意应当是对赔偿权利人单就“精神损害抚慰金”提起诉讼时或在一般伤害情形下一并提出“精神损害抚慰金”时如何适用法律的规定。体现在“精神损害抚慰金”作为“总则”中的特别条款,在第十七条第一款原则性规定中没有出现,以第十八条单独出现且规定适用另《精神损害赔偿解释》予以确定,只是条款中省了“单就”二字;5、赔偿权利人在主张残疾赔偿金时,不能同时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体现在第十七条第二款这一特别规定中受害人因伤至残的赔偿项目之一“残疾赔偿金”与对应的“分则”第二十五条使用的名称一致,且第十七条第一款的原则性规定中无“精神损害抚慰金”。另,残疾赔偿金本身具有双重性,若同时主张精神抚慰金并得到法院的支持,造成事实上的重复计算。

 

综上,笔者认为,“死亡补偿费”是大概念,包括了“死亡赔偿金”和“精神抚慰金”,“残疾赔偿金和死亡赔偿金”及“精神损害抚慰金”具有又双重性。在受害人死亡的情形下,权利人可同时主张“死亡赔偿金”和“精神抚慰金”,在一般伤害情形下,权利人可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在致残情形下,“残疾赔偿金”和“精神抚慰金”不能同时适用。

责任编辑:彭州市法院网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