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审判研究 > 案例研究
雇员过错导致雇主死亡构成一般侵权
作者:刘莹 欧超男  发布时间:2012-03-21 10:58:08 打印 字号: | |

《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第九条对雇员的职务侵权行为作出了特殊规定:雇员从事雇佣活动过程中造成他人损害的,雇主承担责任。法条中他人单从字面意义解释应指雇员以外的所有人,雇主理应当包含在内,但是根据特殊侵权规定的立法原意以及所保护的法益,他人并不包含雇主在内。讨论他人是否包含雇主有助于明晰该法条的具体运用,也是界定雇员履行职务中对雇主侵权属于一般侵权还是特殊侵权的关键。本文从一般侵权与特殊侵权的区别出发,分析上述条款规定的含义、立法背景,明确雇员职务中对雇主侵权的行为性质。

一、一般侵权和特殊侵权的区别

概念分析是理论研究的起点,分析一般侵权和特殊侵权的含义、区别,有助于我们判断某一行为的法律性质。

侵权行为分为一般侵权行为和特殊侵权行为。所谓特殊侵权行为是由法律直接规定、无需具备一般侵权行为的成立要件而必须就他人人身、财产损害负民事责任的民事违法行为。特殊侵权行为之所以特殊,是因为它基于公平原则,根据所保护法益的特点、行为的危害程度的不同,脱离一般侵权行为所调整的范围而成为相对独立的侵权行为,它有着区别于一般侵权行为的构成要件、归责原则和法律后果。

一般侵权行为之基本要件,为主观的故意或过失及客观的违法之侵害,而特殊侵权行为是不以侵权行为人的主观故意或过失作为其基本的构成要件;一般侵权行为以过错责任为其归责原则,而特殊侵权行为一般以严格责任、无过错责任、公平责任为其归责原则;因归责原则不同,特殊侵权的法律后果与一般侵权行为不尽相同,以雇员侵权为例:若适用一般侵权,雇员承担过错责任。若适用雇员职务侵权的特殊规定,则由雇主承担无过错责任;雇员故意或重大过失的情况下,与雇主承担连带责任,雇主在赔偿后享有对雇员的追偿权。雇员在一般过失的情况下因适用不同的归责原则其法律后果截然不同,因此区分一般侵权和特殊侵权有助于明确当事人的责任。

二、雇员过错造成雇主死亡不构成特殊侵权

雇员在雇佣活动中致害包括三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导致自身损害,《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第十一条规定了由雇主承担责任,因第三人的造成雇员损害的,也可以向第三人主张赔偿。第二种情况是导致他人损害,《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第九条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 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可以向雇员追偿。第三种情况是导致雇主的损害,也是本文讨论的关键所在。下文从《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第九条的立法背景出发,分析讨论雇员职务中对雇主侵权行为性质的不同观点。

(一)立法背景——保护雇佣活动以外的第三人

根据法理学中法律解释效力位阶原则,当文意解释出现歧义时需寻求立法者的意图。分析立法者的立法原意有助于解决因法律的模糊性而导致适用时产生的不确定性。

《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第九条首先规定了雇主的无过失责任,基于以下原因:第一,雇佣风险理论,即雇主应当承担在雇佣活动中产生的风险,包括雇员致人损害的风险。第二,手臂延长理论,雇员的活动是雇主活动的延伸,雇主理应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第三,收益风险理论,雇员从事雇佣活动的收益由雇主承担,其理应承担其中的风险。第四,社会公益理论,雇主较雇员具有更高的经济能力,且其可以通过产品将该责任分担到社会。第五,控制理论,雇主能够对雇员的选任和雇员从事的工作进行控制,其应对自己未能行使好控制权承担责任。无论基于何种理论,雇主无过失责任的最终目的在于能够迅速有效地救济被侵害人,使损失得以填补,同时加大雇主的责任,督促其管理好雇员以减少侵权行为的发生。

其次,规定了雇员的责任,原因在于:雇员从事雇佣活动听从于雇主的命令,很少依据自己的意志进行活动,雇佣活动扩大了雇员自身活动的范围,有更多的机会与外界接触,加大了侵权的机会,故应减轻雇员因一般过失导致的责任。同时,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时,应尽心尽责完成其工作任务,在可以预防的范围内避免损害的发生,对于其故意或重大过失而导致的侵权应承担责任。

第三,规定了雇主的追偿权。因雇主在雇员故意或重大过失的情况下承担的是不真正的连带责任,真正的责任主体是雇员,雇主对侵害人进行救济之后,应使责任的承担恢复到原始状态,即谁侵权谁负责。

(二)观点明晰——雇主不属于雇员关系中第三人

认为雇员职务中对雇主侵权适用《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第九条,除了二者构成要件相同以外,还基于以下理由:第一,雇主承担无过错责任的理论基础说明其目的在于加重因雇佣行为获益的雇主方责任,迅速有效地赔偿损失,维护社会公共利益,其侵害对象应该是雇员以外的所有人。第二、由雇主承担雇员的一般过失造成的损害,其侵害对象应不作区分。若排除雇主在外则加大了雇员在一般过失情形下的责任,与立法初衷相违背。

大部分学者以及审判实践均认为雇员职务中对雇主的侵权行为不属于特殊侵权,原因是:第一,关于雇员职务侵权的特殊法律规定其调整对象为职务行为对雇佣关系以外的人侵权;第二,雇员对雇主职务侵权以及非职务行为对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的侵害,不当适用上述特殊侵权法律相关规定,与快速救济被侵害的第三人、加重雇主责任督促其行使好监督权的立法原意相违背;第三,雇员职务行为对雇主的侵害,属于职务行为对内的侵害,当按照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

笔者认为第一种观点有其合理性也符合法条的文意,但从立法者所要保护的法益以及立法原意出发,第二种观点更为恰当。因为:1.雇员侵权雇主承担责任立法的出发点在于保护第三人,通过利用雇主的经济优势快速弥补第三人的损失。而雇员对雇主侵权不存在第三方,适用一般侵权行为已足能快速便捷地弥补损失。2.雇主在雇员侵权中承担的是替代责任,最终责任主体是雇员,雇员因职务对雇主侵权,雇主直接要求其赔偿即可。3.若适用特殊侵权,那么雇主作为连带责任主体自己对自己承担责任后再向雇员追偿多了一道手续,理论上可以说通,但实践中无法操作。4.依据该条特殊侵权的规定,在雇员一般过失的情况下不承担责任,此时作为被侵害方的雇主自身已经受到损害,剥夺其救济权不符合公平合理的法律原则。5.从立法惯例上分析,我国在立法用语上鲜有第三人之称,多用他人代替第三人,《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第九条中他人应该解释为除雇员、雇主以外的第三人。

故从快速有效解决纠纷,弥补第三人损失的角度出发,雇主不属于《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第九条中的他人,不属于特殊侵权。根据侵权责任法对一般侵权行为和特殊侵权行为的分类,若法律无特殊规定的适用一般侵权,那么雇员对雇主职务侵权是否属于一般侵权行为,有待于进一步探讨。

三、雇员过错造成雇主死亡构成一般侵权

一般侵权行为是指因故意或过失造成他人损害而应承担赔偿责任的行为。《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规定: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侵权行为法》第六条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根据该法律规定以及立法的初衷,一般侵权行为保护的法益为一般的民事权益,包括财产损害和人身损害,保护范围广泛,除了法律有特别规定的均可依据该条请求赔偿,立法目的在于对普通的侵权行为加以归责,对一般侵害加以救济。故从保护的法益以及立法者的意图来看,雇员职务中对雇主的侵权属于一般侵权所保护的范围。

要判断雇员对雇主的职务侵权是否属于一般侵权,还需从一般侵权的构成要件和归责原则进行分析。一般侵权行为的构成要件为:加害行为;行为人具有过错;损害后果的发生;损害后果与该行为具有因果关系。其归责原则为过错责任原则,即有过错则依法承担责任,其中过错是行为人承担赔偿责任的主观形态,包括一般过失、重大过失、故意三种形态。过错责任原则的理论基础在于权利义务对等理论:行为人应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同时应尽小心谨慎之义务避免损害的发生,若因为过错造成他人之损害理应承担责任以弥补损失、恢复原状。

本案中,雇员因重大过错导致雇主死亡满足一般侵权的构成要件,行为人具有重大过错,应根据一般侵权行为过错责任原则承担责任,但是在雇员无过错的情况下由谁承担责任, 一般侵权行为以过错责任为归责原则,行为人无过错的情形下,由其举证可免责或根据公平原则分担责任。故雇员职务中对雇主侵权的,有过错则根据过错承担责任,无过错不承担责任或依据公平原则分担责任。

四、结论

因法律用语的模糊导致了法律适用的不确定性,明晰法律的含义对实践具有重大意义。《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第九条中,雇员导致他人损害,他人应指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雇员职务中对雇主侵权属于一般侵权行为,适用过错责任原则。本案因雇员龙继勇的重大过错即违章驾驶致使车辆驶出路外侧翻导致事故的发生造成雇主死亡及财产严重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属于一般侵权行为,龙继勇根据过错应承担侵权责任。因雇主、雇员已经死亡,雇主抚养的近亲属有权要求雇员的继承人承担赔偿责任。

责任编辑:彭州市法院网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