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审判研究 > 案例研究
家事审判改革的实践瓶颈与路径优化
作者:李雪榕、王敏  发布时间:2019-03-10 10:38:49 打印 字号: | |

 家事审判改革的实践现状与路径优化

    ——以SP市的改革探索为分析样本

                         

 

论文提要:

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细胞,婚姻家庭关系是基础社会关系,婚姻家庭的和谐稳固直接关系到个人的利益、国家的发展、民族的进步。近年来,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和改革开放的不断推进,传统的家庭观念受到冲击,婚姻家庭纠纷也随之增多,2015年、2016年全国法院审结的一审婚姻家庭纠纷案件均超过170万件,约占全国民事案件的三分之一左右。家事纠纷案件数量的急速增长,纠纷类型的多样化、复杂化给传统的家事审判模式带来巨大挑战。面对实践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如何改革家事审判方式,实现家事纠纷的案结、事了、人和,成为了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为了顺应新形势、新变化,更好地化解家事纠纷,维护社会和谐稳定,20164月,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关于开展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试点工作的意见》,决定从20166月起在全国开展为期两年的家事审判改革试点工作,由此掀起了新一轮家事审判改革的热潮。随后,全国试点法院及其他法院纷纷从家事审判理念、审判方式、工作机制、审判设施等方面对家事审判改革进行了有益探索,取得了一系列成效。但笔者认为与其他发达国家相比,目前我国家事审判改革仍处于初步探索阶段,经过一年多的改革试点,虽成效初显,但在推进改革过程中也遇到了许多困难和问题。本文在厘清家事审判改革基本内容、梳理国内外先进经验做法的基础上,结合SP市的改革试点实践情况,分析改革试点现状,重点探讨改革面临的瓶颈和困难,并提出推进改革的具体思路构想,以期为正在进行的改革实践提供参考和意见,推进改革试点工作纵深发展。

全文共8959字。

 

主要创新观点:

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决定在全国法院开展家事审判改革试点工作后,全国许多试点法院纷纷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取得了一系列成效和经验。但笔者认为家事审判改革我国仍处于初步探索阶段,对其的探索和研究是一个不断深化和完善的过程。试点法院在改革推进的过程中也遇到了许多实际的困难和问题,如改革存在形式主义、成本消化不良、需求专业供给不足、效果评价认识不清等问题,严重制约了改革的推进。笔者结合SP市法院的改革实践探索实际和体会,认为顺利推进家事审判改革试点工作,首先应当悟透改革的内涵、意义,正视改革面临的制约因素,在充分吸收借鉴域外先进经验的基础上,从家事纠纷案件的共同特点和家事审判的共性规律出发,结合地方实际,打造特色亮点,推动改革取得实效,并提出了改革中制定方案和采取措施围绕“三性三化”思路开展的观点,并对此进行了阐述,以期为家事审判改革试点的推进提供有益参考。

 

以下正文:

婚姻家庭关系是基础社会关系,其和谐稳固直接关系到个人的利益、国家的发展、民族的进步。家事审判作为调节婚姻家庭关系的重要手段,对于维护家庭和谐、社会稳定具有重大意义。20166月,最高人民法院决定在全国开展家事审判改革试点工作后,理论界和司法实务界不断对此进行探索,取得了一定成效,积累了一定经验,但也面临着一些制约因素,亟待进一步解决和完善。

    一、内涵界定:家事审判改革的基本内容

(一)改革背景

“我国在家事审判方面出现了不适应”1。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杜万华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说道,并就家事审判改革的背景进行了介绍。笔者认为细解起来,家事审判改革的背景有以下四点:

1.家事案件数量庞大,且增长迅速。近年来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和改革开放的不断推进,年轻人对婚姻态度的转变使传统的家庭观念受到冲击,婚姻家事纠纷也随之增多,呈逐年增长趋势(表1、表2)。据民政部门统计数据显示,我国离婚率自2003年以来连续14年递增。同时法院受理的婚姻家事案件也逐年增多,2015年全国法院审结的一审婚姻家庭纠纷案件已超过170万件,约占全国民事案件的三分之一左右22016年达175.2万件3

12013-2016年年全国结婚登记和离婚登记数量情况(万对)

22013-2016年全国各级法院受理的一审婚姻家庭、抚养继承案件数量情况(万件)

 

 

   

 

 

2.家事案件复杂多样,新情况不断出现。由于经济和家庭因素的多元化,不仅婚姻家事纠纷数量增多,纠纷类型也由较为简单的离婚、赡养、抚养等案件扩大为离婚析产、婚内抚养、遗嘱确认、确认收养关系无效等各类情况,呈现出多样性和复杂性的特点,给法院审判带来了更大的难度。

3.一般审判方式不能适应家事审判的特别需求。家事纠纷与其他的民事纠纷不同,多发生于家属亲人之间,具有强烈的情感、伦理色彩,许多问题是不理性、不确定的。家事纠纷的特殊性决定了其审判方式应当与其他民事案件审判方式有所区别,但我国现有的家事案件审判方式和程序与其他民事案件基本上没有区别,不能满足家事案件的特别需求。

4.社会大众的呼唤期待。不管是理论界还是实务界,均期待我国家事审判方式有所改变。理论界许多学者高度重视家事审判,如厦门大学法学院蒋月、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陈爱武等研究国内外家事审判制度多年,4一直在为家事审判改革和诉讼立法呼吁。司法实务中,许多从事家事审判的法官也认为虽然按照一般的审判方式和程序对家事案件作出了判决,但有时效果并不好,家庭成员之间割裂的亲情并未得到修补。在社会大众朴素的法律观看来,有时“生硬”判决的结果难以得到理解和支持。

(二)目标定位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开展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试点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试点意见》)对改革的目标进行了明确定位:即通过转变家事审判理念,推进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创新,加强家事审判队伍及硬件设施建设,探索家事诉讼程序制度,开展和推动国内外法院之间家事审判经验交流和合作,探索家事审判专业和发展,最终达到维护婚姻家庭关系稳定,依法保护未成年人、妇女和老年人合法权益,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促进社会建设健康和谐发展。5各地法院在改革探索中,根据这一基本目标定位,结合工作实际对具体改革目标进行了进一步明确和细化。笔者认为家事审判改革的最终目标概括起来应该为两方面:一是探索家事诉讼特别程序,逐步推动家事特别程序法的出台;二是增加修复婚姻关系的新职能,维护婚姻家庭关系稳定,依法保护未成年人、妇女和老年人合法权益。

(三)主要内容

《试点意见》将此轮改革界定为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的改革,笔者据此理解认为改革的主要内容应当包括以下三方面:

    1.转变家事案件审判理念。英国哲学家弗朗西斯·培根在《习惯论》中曾经说过:“思想决定行动”。推动家事审判改革,首先必须转变家事法官的家事案件审判理念,将审判理念由单纯的审理判决转变为注重修复家庭亲情。在办理家事案件时,抛弃就案办案的思想,更多地融入柔性司法的理念,更加突出“和”,围绕矛盾的化解、亲情的修复进行审判,努力做到真正的案结、事了、人和。

2.改革家事案件审判模式。传统家事案件审判模式与其他民事案件一样,通常是采取对抗式的审理模式,这种审理模式极易让当事双方站在对立面,充满对抗情绪,不利于婚姻关系的修复和亲情的弥合。杜万华专委在回答改什么的时候表示, “实现变机械遵循辩论主义和处分原则为强化法官职权探知、自由裁量和对当事人处分权适当干预”6可见,家事审判模式是改革的重要内容之一。家事案件审判应当更多地采用非对抗式模式,适当运用职权主义,结合个案情况灵活进行审判。

3.改革家事案件审判工作机制。改革在于创新,改变单一的工作机制,创新丰富家事审判工作机制,促进家事审判专业化、社会化、人性化,是家事审判改革必不可少的内容。《试点意见》也规定了必须在改革工作机制上下功夫,结合家事案件的特点,探索引入家事调查员、心理疏导员等制度,构建家事纠纷多元化解等工作机制。

    二、改革探索:域外经验及本地化改革实践

(一)国外改革经验

家事审判改革作为现代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世界各国都对此进行了深入地探索和实践,域外法治发达国家更是积累了许多有益经验。纵观各国(地区)的家事审判改革,虽然各有特点,但在两个方面的认识和做法几乎是一致的,笔者主要对这两方面的做法进行探讨,以期为我国的改革提供可借鉴的经验。

1.设立专门的家事审判机构。尽管名称、管辖案件范围不同,目前域外多数国家和地区都建立了以家事法院、家事法庭为主要形式的家事案件专门审判机构。在英美法系国家,早在1910年美国俄亥俄州就出现了首个实质意义上专门处理家庭纠纷的家庭关系法院。其后这种做法在美国逐步得到推广,截止2015年美国已有20个州设立了专门的家事法院,16个州设立了隶属于普通法院系统的家事法庭。720世纪末,英国建立起由高等法院家事法庭、郡法院及治安法院的家事程序法庭共同管辖家事纠纷的审判组织,形成了系统的家事审判制度。8在大陆法系国家,德国1976年《第一号改革法律》正式确立家事法庭制度,明确在法院内部设立专门家事法庭审理家事案件。9日本则于1949年建立了家事裁判所,后改为专门的家事法院。10同样法国、韩国、我国的台湾地区等也设立了家事法院或家事法庭。

2.制定专门的家事诉讼程序。为了适应家事案件的特点需要,域外国家不仅设立了专门的审判机构,还制定了专门的家事诉讼程序法,对家事审判程序作出特殊规定。英国、澳大利亚等英美法系国家,制定了专门的《婚姻诉讼法》或《婚姻和家事诉讼法》等相关法律对家事案件诉讼程序作出规定。11作为大陆法系的典型国家,德国200812月修订的《德国家事事件及非讼事件程序法》规定,从200991日起家庭案件不再由民事诉讼法调整,而是与非讼事件合成新的法律,明确了家事案件的类别及法官职权调查主义模式的特别法律程序。12日本采用人事诉讼程序与民事诉讼程序分立的体系,2004年生效的《人事诉讼法》对婚姻案件、收养案件及亲子关系案件的程序也作出特别规定,13

除了上述两大最明显的做法外,域外国家在家事案件上还建立了家事调查、诉前分流和调解、家事纠纷多元化解等多种机制,都是值得我们在推进改革中学习和借鉴的。

(二)国内改革探索

1.早期探索实践。我国的民事立法对家事案件的审判也作出了一些专门的规定,但与域外国家针对家事案件所建立的专业审判机构、程序和完善做法相比,至今我国还没有形成一套完整的家事审判制度体系。我国通过制定《婚姻法》及相关司法解释、《收养法》等法律法规,对家事案件的实体问题进行了相对明确完善的规定,但对家事案件的特殊审理程序却仅在《婚姻法》等法律法规相关规定中少有涉及。1991年颁布的《民事诉讼法》对家事诉讼并未作出特别规定,2007年、2012年两次修订也未专门涉及。司法实践中,20世纪90年代末我国的一些基层法院开始尝试家事审判新做法,迈出了家事审判改革的步伐,如1997年湖北省襄樊市中级人民法院设立婚姻家庭案件合议庭等。经过长期的酝酿和探索,2010年广东、江苏、广西等地开始对家事审判专门化及工作机制改革进行探索。广东7个试点法院2010年组建了专门的家事审判合议庭,集中审理家事案件,逐步探索出一套“香洲家事审判模式”。142012年江苏徐州贾汪区法院家事审判庭成为全国第一个获得正式编制的家事审判庭,2013年江苏法院家事法庭已比较普遍。这些探索为司法责任制改革背景下全面开展家事审判改革奠定了坚实基础。

2.司法改革背景下的新探索。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做出了深化司法体制改革的重大决定。在此大背景下,家事案件新情况、新形势给传统的家事审判模式带来巨大挑战和不适应,2015年底,最高法院将家事审判改革列为2016年重点工作计划。20164月出台《试点意见》,511日召开试点工作视频会议正式启动改革工作。决定从20166月起,在全国范围内选择118个中基层法院开展为期两年的家事审判改革试点工作,由此拉开了新一轮家事审判改革的序幕。此后试点法院纷纷结合地方实际,细化具体实施方案,进行改革探索实践。

    三、改革现状:成效与困惑并存—以SP市的改革为分析样本

全国试点法院经过一年多的改革实践,探索出许多各具特色的经验做法,许多地方的家事案件诉前化解率、和好率增加,案件审理质效提升。以笔者所在的SP市法院为例,P市法院是今年开始探索家事审判改革后, 1-6受理婚姻家事案件582件,其中调解撤诉364件,调撤率76.31%,同比上升10.25%,上诉5件,同比下降37.5%。(表2

3SP市法院2016年、20171-6月家事案件相关审判数据对比表格(单位:件)

 

年度

受案数

调撤数

上诉数

20161-6

408

262

8

20171-7

582

364

5

 

结合笔者所在的SP市法院改革实践切身感受,笔者认为家事审判改革总体趋势良好、成效初显,概括起来主要表现为在四个方面:

    (一)加强了家事审判专业化建设

    大多数试点法院在改革中重点加强了家事审判机构和队伍的专业化建设。家事案件较多的法院成立了独立建制的家事法庭或者家事少年庭,案件较少的法院虽未有单独审判机构但也以组建专业审判团队、专业合议庭等形式加强了家事审判的专业化建设。同时在家事法官的配备上也更加注重专业化培养。以SP市法院为例,虽没有单独编制的家事审判庭,但结合审判实际,P市法院在家事改革中组建了婚姻家事审判团队,配置6名家事专业法官,集中办家事案件和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并安排1名家事审判资深法官作为总负责人,负责团队的审判管理和监督,在立案审批、分案管理、诉讼事务办理等方面实行集约式管理,切实加强了家事审判的专业化建设。

    (二)优化了家事审判硬件设施

大多数试点法院在改革中围绕家事案件审判的特点和需要,加大了人、财、物的投入,通过布置符合家事案件特点的审判庭,打造家事温馨调解室、心理疏导室、家事文化墙等多种形式,进一步加强了家事审判的硬件设施建设,使审判基础设施建设充分体现家事审判人文关怀的特征。SP市法院在改革中注重融入家事文化元素,除设计打造特点鲜明的家事审判法庭和少年审判法庭,同时打造了温馨调解室、家事文化墙、家事宣传栏等系列体现家事审判特点的设施。

    (三)改变了家事审判传统方式

    清华大学法院教授王亚新认为,各家试点法院为化解家事纠纷投入了很大的精力,其中最大的一点就是法院超越了就案办案。15参与改革后,许多家事法官首先转变了家事案件的审判理念,由单纯的就案办案变为更注重婚姻感情的弥合、家庭关系的修复,在审判方式上也更加注重以调解的方式来化解纠纷。审判方式由原来的法院单一用力转变为注重社会合力化解,多数试点法院探索创建了社会广泛参与的家事纠纷多元化解机制,与民政、妇联、共青团、社会组织等加强协调配合,动员社会各方面力量共同参与家事纠纷化解。笔者所在的SP市,家事改革工作得到政法委大力支持,构建了家事纠纷综合协调解决机制,形成政法委牵头、法院主导、多部门参与、目标考核的社会多元共治局面。

(四)创新了家事审判特色工作机制

结合家事案件的特殊性,改革以来,试点法院借鉴国外先进做法,纷纷在家事审判工作机制上出新招,探索家事审判特别程序,推动家事程序法的出台。许多法院针对家事案件制定了家事调查员、家事调解员、财产申报、离婚证明书、家事回访帮扶等特别工作机制,有的法院还探索了设置感情冷静期、调解前置等特殊诉讼程序。SP市法院也设置了家事调解员、家事调查员、家事回访帮扶等特别工作机制,同时结合本地实际,主动思考新举措、新方法,探索建立了赡养案件100%巡回审理,抚养、赡养执行案件失信惩戒、婚姻家庭教育促进机制等特色工作机制。

同时在推进改革过程中试点法院也遇到了一些困惑和问题。如感情冷静期等特殊诉讼程序在缺乏法律支撑的情况下,是否适用需要征求双方当事人意见,推进起来效果不理想;多数试点法院虽然构建了家事纠纷多元化解机制,但在操作中有的部门不够重视,配合协作力度不大,参与部门的实际作用并不大,法院单打独斗的局面没有得到根本改变。同时由于改革后更加注重调解优先,有的案件必然需要花费更多精力和时间,但从法院内部来讲,目前办案效率是个硬性评价指标,家事法官在案子众多的情况下,很难做到二者兼顾。

四、 问题检视:改革过程中面临的制约瓶颈

纵观目前的改革试点情况,笔者认为推进家事审判改革还有一些制约因素需要加以解决。

(一)改革创新的举措存在“形式主义”

    一位不愿具名的参会教授在今年2月福建泉州召开的部分法院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试点工作推进会上告诉记者“他去调研,看到不少单位都是做一些‘花架子’,没有实质性内容的改革。”16诚然,目前家事改革整体上推进顺利,积累了很多好的经验,但不可否认,改革中也存在着形式主义问题,有的改革做法只是为了落实要求而机械地追求做“表面文章”,甚至是为了吸引眼球,投入了大量人力、财力、物力,大规模建设家事法庭、反家暴中心等办公场所和设施,但实际运用率确不高,根本没有从更好保护未成年人、妇女和老年人合法权益地角度出发,从实质意义上去推动改革,对家事案件仍然简单化、程序化的办理。

(二)改革需求的专业存在“供给不足”

 家事案件所涉及的法律以及社会知识的复杂性、广泛性、综合性,决定需要由专业技能扎实、沟通协调能力强、善于做思想工作的专业法官办理,并由专业的情感调解员、心理疏导专家参与。但司法实践中有限的家事员额法官、审判辅助团队,稀缺的心理专家、少有的专门审判机构、缺位的家庭教育等都显现了加大家事审判专业供给力度的紧迫性。加之多数家事法官对心理学、社会学等方面的知识欠缺,在办理家事案件中,往往不能较好地引导当事人进行情感沟通和交流,在修复婚姻家庭关系、治愈情感损伤方面很难找到有效的方法。

(三)改革增加的成本存在“消化不良”

    如前文所述,试点法院在家事改革中投入了大量的人力、财力、物力,但这些人、财、物资源的来源,在很多地方特别是经济欠发达地区还难以得到较好地解决。如改革中尝试家事调查员制度、家事调解员制度、心理辅导制度等需要的人才成本、报酬成本等,均是非法院有限的经费可以解决的。另一方面,部分法院在改革探索中实施的“感情缓冲期”、“感情冷静期”、“调解前置”等特殊程序制度,存在时间成本,是否所有离婚案件都适用,且与现行审限规定是否相冲突等,都还需要从立法上进行完善。

    (四)改革效果的评价存在“认识不清”

     科学地推进改革必然涉及对改革效果的评价。目前而言,还缺乏一套科学的评价体系来促进家事审判改革工作本身。试点中有人认为家事案件的调撤率,案件的调和率、离婚案件的不判率等指标的升降就是衡量改革有效与否的标准,但是否调撤率上升,婚姻家庭关系就得到了修复?笔者认为不尽然,这种认识可能一定程度上忽视家事审判改革措施推行过程对社会的作用。笔者认为对改革效果应当通过跟踪回访,从已处理案件的家庭关系修复效果、对未成年子女、老人的权益保护落实情况、社会效果进行综合评价。

    五、完善建议:家事改革应遵循的推进路径

南京师范大学陈爱武教授指出,由于我国各地情况差异大,因此决定了试点法院要进行多元化探索模式,而不是统一模式,各地结合本地情况各有侧重,试点重在探索共性规律。17笔者完全同意陈教授的观点,由于各地经济发展水平、人员结构各异,必然会体现在当事人文化程度、职业背景、年龄层、对新事物的接受度以及对婚姻生活要求度上有差异。在改革探索中,应重点针对家事案件的共性特点,探索家事审判的共性规律,不断推陈出新。结合SP市法院的改革实践,通过分析总结,笔者认为家事审判改革应当遵循“三性三化”的共性思路加以推进。

    (一)注重规则性,形成制度经验

即注重将实践中的工作措施在边行边试中形成规则和制度,建构家事审判改革制度体系,使各项改革工作有制可依、有章可循。如改革中产生的社会调查、家事调解、心理辅导、回访帮扶等工作举措,都需要及时进行总结提炼,制定相应的适用规则,明确适用条件、程序、效果等,形成一套完整的家事审判运行规则,最终要实现为家事审判诉讼程序法的制定提供生动可行的司法实践教材。     

(二)注重创新性,挖掘共性规律

传统家事审判模式究竟问题于何处?究其原因是自身没有体现出家事案件的内在规律。笔者认为只有在足够反思我们既有做法未完全尊重家事审判的特殊性,存在诸多问题的前提下,才可能有创新性的探索。许多试点法院探索出的不同于传统民事审判方式、具有家事特征的审判模式,就是根源于家事审判程序的特殊性。在推进改革过程中,要善于问题导向,根据家事案件的特殊性,在把握家事审判规律的基础上,积极探索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的改革创新。

(三)注重社会性,实现合力化解

法院虽然是家事纠纷的最后一道保障,但家事关系的社会属性决定了法院一家单打独斗是无法根本上建构家事审判的特殊程序。与家庭成员相关的民政、妇联、关工委等社会机构,在践行“保护、修复、弘扬”家事审判理念中有独立的价值,故改革应当充分调动这些第三方机构的积极性,让其发挥应有的社会功能。各地法院在改革中应积极汇报,争取支持,构建家事纠纷综合协调解决机制,将家事审判司法功能与社会功能有机结合,充分发挥家事审判的诊断、修复和治疗作用,实现家事纠纷化解从“结案事了”到“案结事了”的转变。加强力量与资源统筹,充分借助社会资源,形成维权、服务、调查、调解、防家暴一体化家事纠纷化解网络,实现家事纠纷源头预防治理

(四)注重专业化,实行类案专审

家事审判程序的个性决定了法官的专业性。不仅如此,凡参与家事审判的群体都应该具有相应的专业水准,这在改革试点中基本已经取得了理论界和实务界的共识。目前几乎所有试点法院都建立了家事审判的专业合议庭、专业审判团队、专业辅助团队、专业法官,很多有条件的法院还建立了独立编制家事审判庭。其他陆续推进改革的法院,也当遵循这一做法,结合实际条件,建立带编制的专业审判庭或无编的专业合议庭、审判团队等,家事案件、法官特别少的法院至少也应配备专业法官,实现专案专办。

(五)注重可视化,营造家事氛围

家事审判重在修复遭到损坏的家庭关系,很多时侯需要营造温情脉脉的和谐氛围,并尽可能将这种温情以看得见的方式展现出现。为此,改革中应当加强家事文化建设,家事审判所涉的公共区域如法庭、调解室、谈话室等布置、摆设,应当尽量体现家事审判的独特文化,通过打造具有家事氛围的家事审判庭、温馨调解室、家事文化墙、家事文化宣传栏等,融入家事情感的核心元素,将情感空间与实体空间融合,突出“家和万事兴”的美好祝愿,让当事人直观感受家事审判特有的柔性司法和人文关怀。

(六)注重数据化,加强成效跟踪

大数据可以为家事审判改革的决策提供信息支撑,也能一定程度上反映改革的进展、情况等。可以在推进改革过程中设计诸多反映改革举措执行与效果的指标,通过组建数据收集小组或安排专门人员,以制作发放婚姻调查问卷、逐案分析案件效果等方式,对改革推进情况以及相关数据进行统计,分析存在的困难和问题,针对性制定措施,适时调校改革的力度、进度,以此确保改革取得实效。

家事审判关乎社会稳定、家庭幸福、民生福祉。试点法院前期的改革探索为完善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积累了很多有益经验。但改革仍在路上,家事审判特别程序法的出台、家事纠纷的更好化解,需要我们司法工作者的进一步努力。我们要在总结运用已有经验的基础上,进一步开展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积极探索创新举措,更加注重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修复和妇女、未成年人、老年人权益保护,提高家事纠纷化解的家庭效果和社会效果,促进家庭和谐、社会稳定、民族进步、国家发展。

 



1 周斌,《今年百家法院试点家事审判改革》,载www.legaldaily.com,于2017520日访问。

2 周斌,《今年百家法院试点家事审判改革》,载www.legaldaily.com,于2017520日访问。

3 周强,《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载news.sina.com,于2017520日访问。

4 陈霄,《法始周末》,载news.hexun.com,于2017520日访问。

5最高人民法院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开展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试点工作的意见》,www.court.gov.cn,于2017520日访问。

6 周斌,《今年百家法院试点家事审判改革》,载www.legaldaily.com,于2017520日访问。

7 齐玎,《论家事审判体制的专业化及其改革路径—以美国纽约州家事法院为参照》,载载www.cnki.net,于2017522日访问。

8 齐凯悦,《“互联网+”时代英国的家事审判改革及对我国的借鉴和启示》,载载www.cnki.net,于2017522日访问。

9 杨临萍、龙飞,《德国家事审判改革及其对我国的启示》,载法律适用2016年第4期。

10 王亚明,《家事审判诉前分流路径初探》,载载www.cnki.net,于2017522日访问。

11 王礼仁,《家事案件审判体制改革之构想》,载法律适用2008年第11期。

12)杨临萍、龙飞,《德国家事审判改革及其对我国的启示》,载法律适用2016年第4期。

13)齐玎,《论家事审判体制的专业化及其改革路径—以美国纽约州家事法院为参照》,载载www.cnki.net,于2017522日访问。

14)赵蕾,《家事审判中的特殊规则—以家事审判方式改革为背景的分析》,载www.cnki.net,于2017522日访问。

15)张吉来,《家事审判方式改革和家事诉讼法立法研讨会简述》,载人民法院报20161228日。

16)李张光,《家事审判改革试点:重在探索共性规律》,载民主与法制时报2017424日。

17)李张光,《家事审判改革试点:重在探索共性规律》,载民主与法制时报2017424日。

 

来源:研究室
责任编辑:彭州市法院网站管理员